公安书画网--全国公安书画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添加到收藏夹 
公安书画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画教育 > 书画教育

户籍管理存在漏洞致逃犯漂白身份

时间:2012-01-14 07:14:52  来源:CCTV-新闻  作者:
分享到:
   

  2012年1月13日央视《新闻1+1》播出《“潜伏”中的逃犯!》,以下是节目实录:

  《新闻1+1》2012年1月13日完成台本

  ——“潜伏”中的逃犯!

  (导视)

  解说:

  他是电视剧的保密股股长;他是相亲节目上的宠儿;他是拥有千万资产的富翁;他是知名寺庙的主持。其实他们都是被通缉的逃犯。

  李辉 犯罪嫌疑人:

  抓到我的那一刻,我觉得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因为我觉得这是迟早的问题,但是我不知道它会发生在哪一天。

  解说:

  演员、主持、慈善家,是谁在帮助他们上演双面人生?

  陈刚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侦查系教授:

  身份的漂白都在于我们的用人单位对材料的审核没有这样严格。

  解说:

  历时半年的清网行动,抓捕12000在逃人员,想要还清历史欠账,尚需完善追讨机制。

  王志刚 公安部“清网行动”办公室副主任:

  只要一天有一个犯罪嫌疑人没有落网,那么我们觉得我们就对不起老百姓,这就是我们的职责。

  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潜伏”中的逃犯。

  主持人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新闻1+1》。

  曾经有一部电影大片非常好看,名字叫《变脸》,但是再精彩的电影也不如现实来得精彩。在我们现实生活当中,一旦谁变起脸来,恐怕我们看着都眼晕。不信,来,咱们读三张脸。

  首先,我们看第一个,这一看不是杭州净慈寺的监院惟迪法师嘛,而且在寺庙里头正在带头献血。但是我要告诉你,他的真实身份是江西九江一宗命案的嫌犯,他的真名字叫徐心联。再看这个,这个您可能熟,《潜伏》里头的演员盛乡,他的真实身份是齐齐哈尔抢劫伤人案的嫌疑人吉世光,潜逃了13年。我们再来看下一个,去年因为声称掌握安阳曹操幕造假十多项铁证而一夜之间暴红网络的知名学者闫沛东,今年12月4日被证实,其实他是网上逃犯,真实姓名叫胡泽军,2005年,他因为冒充记者骗人钱财,而被邢台警方列为网上逃犯。

  我跟您说,这还只是这三张变来变去的脸,他们相同的都是逃犯,这样的逃犯可真多了,而且他们真能变。咱们一起去看一下,开开眼。

  解说:

  影视演员、相亲节目嘉宾、公务员,还有寺庙主持。当公安人员戳穿他们的真相,这些长期潜逃的嫌犯也把公众惊出了一身冷汗。

  (电视剧《潜伏》片断)

  盛乡:

  顾先生,我给他做过随从,我以为他早就把我忘了。

  解说:

  电视剧《潜伏》中保密局股长的扮演者,在生活中也一直在演戏。他正是警方寻找了13年的在逃犯吉世光。1998年,持械抢劫民警枪支,伤害公安民警的重要犯罪成员吉世光,作案后,13年里,先后逃往深圳等地。2007年,他用假身份证复印件在横店派出所办了暂住证,又拿暂住证去演员工会登记造册,领到了演员证,有了演员证,横漂演员才能在影视中接活领薪。抢劫嫌犯吉世光就此开始了自己的演艺事业。

  (相亲节目资料)

  女主持人:

  刘浩,今年39岁,1.76米,来自沈阳,是艺校的老师,他喜欢身材丰满的女生。

  男主持人:

  对外型很有要求,艺校的老师,教什么的?

  刘浩:

  教声乐。

  女主持人:

  那你也能唱。

  男主持人:

  那你也唱一个我们听听。

  刘浩:

  像一阵细雨洒落我心底。

  解说:

  电视相亲节目中能歌善舞、风度翩翩的嘉宾,却是一个在逃杀人嫌犯,1998年2月,在吉林犯案后,他先后在杭州、沈阳等地流窜。

  吴刚 犯罪嫌疑人:

  我觉得那个人(吴刚)已经死了,至少他的心是死的。
解说:

  最新的案例是在山东青岛又发现一起奇案,已经是国家公务员的李超,在11年的逃犯生活里,伪造户籍资料,改小年龄,先在黑龙江省克山县落户,后将户口迁移到北京,再从北京迁移到青岛,顺利地漂白了自己的身份。不仅完成了从逃犯到国家公务员的蜕变,而且还考上了研究生。没有人发现,他是一个诈骗储户资金潜逃的嫌犯。不单单是改名换姓,甚至还要整容变性。眼前这个批着一头长发,身穿低胸上衣,下着豹纹长裤,脚踏红色高跟鞋的妙龄女子,谁能够把他同一个涉嫌一起盗窃案的犯罪嫌疑人明建章联系在一起呢?

  钱林 常州市钟楼公安分局北大街派出所警长:

  在侦查过程中,明某始终称自己姓陈,然后问其家庭成员的时候,他脱口而出讲,他父亲姓明,最后我们突破他的心理防线以后,他终于交代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他姓明。

  解说:

  他是一个名为净慈寺的法师惟迪,他还身兼净慈寺、香积寺的监院,竟是17年前九江一宗灭门案的嫌犯,俗名徐心联。寺庙里削发为尼,遁入佛门。虽是一身僧侣装扮,不是打坐就是念经,可谁都不能想到,他其实是一名涉嫌组织传销案,在逃的犯罪嫌疑人张某。

  张某 犯罪嫌疑人:

  我说这是自首去啊是跑啊?跑吧,自首什么,进去就出不来,心想跑几天就躲过去了,就是侥幸心理。所以现在的清网行动,你跑,往哪儿跑。

  解说:

  形形色色的变脸逃犯,他们都在公安部的清网行动中现了原形。自去年5月26日到12月15日,全国公安机关参与的清网行动,共抓获公安部A级通缉令在逃人员16人,B级通缉令在逃人员174人,部督在逃人员201人,涉嫌故意杀人在逃人员1.2万人,潜逃十年以上在逃人员2.3万人。名字改变、身份改变,当在逃嫌犯身份被漂白,他的所作所为给我们社会的管理现状,也画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主持人:

  在看刚才短片里的一些逃犯,而且变了一种身份,漂白了自己的身份以后,看他们的一些表现,真得感叹,真有一颗大心脏,这心理素质够不错的。

  网友也替这帮逃犯总结了他们变脸的“十八般武艺”,看他们能变成什么,快赶上孙悟空了。能变成名校班长,能变成农民种地,能变成慈善家,当然还有变成死人,够离奇的。变成寺庙主持的可不是一个两个,变成相亲节目嘉宾,刚才在节目里您看到了,而且还非常受欢迎。变性别,这个也够神的,他作案的时候是男的,后来做了隆胸,而且吃雌性激素,变成了女的,最后还是露出了马脚。但是羁押他的时候问题很大,把他关在男犯罪嫌疑人的地方的时候,经常被性骚扰,关到女的时候人家也不干,将来还会是一个挑战,麻烦。还有变成政府官员,就是刚才说的那个,把自己年岁改小了,改小了5岁,考上了北京的名牌大学,还上了研究生,后来考进了公务员。你看,这厉害吧。还有变成知名学者的,刚才那个闫沛东,您也知道了。变成谍战剧明星等等。不管他们怎么变,一个重要的通道就是要漂白自己的身份,这可不是说用嘴说一说就行了,有的有身份证,有的甚至直接变了户口、名字等等都改变,一条龙。这会让我们去拥有哪些警觉和担心,是不是留的漏洞太多了。

  接下来连线一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侦查系的教授陈刚。陈教授,您好。在观察这些逃犯漂白自己身份过程当中的时候,您觉得我们留下的一些漏洞是什么?我们看得到的漏洞是什么?

  陈刚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侦查系教授:

  我觉得漏洞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

  第一,说明公安机关在户籍管理方面还是有漏洞,这些嫌疑人、逃犯能够那么长时间没有被捉拿归案,他们能够在短时间内把自己的身份合法化,通过非法的手段合法化有很大关系。

  第二,我们可能有很多的社会上的用人单位,对招录一些人员的时候,身份的核实做得不够缜密,对他的一些身份没有去进行足够的调查,核实也有很大的一些关系。

  主持人:

  另外,您在分析这些逃犯,尤其漂白了自己身份的时候,有的年头都不短,十几年甚至二十年,您觉得在这一点上,整个社会环境当中又会有哪些漏洞?他们为什么可以逃这么久?

  陈刚:

  我觉得原因其实很复杂,因为大部分在逃的犯罪嫌疑人在初期都是非常惊恐,但是随着时间越来越长,有个别的一些在逃的犯罪嫌疑人放松了这种内心的的警觉,而且他们也利用各种各样的手段在变换自己的容貌、身份,他觉得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应该是不会再有大的危险了,所以他才可能这样大胆地在社会上去暴露。这里实际上也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大部分的群众或者大部分的用人单位这方面的警惕性不高,很多在逃犯身边的人最后得知在逃十几年犯罪嫌疑人都非常惊讶。

  主持人:

  平常其实没有这样警觉。陈教授,一会儿还会向您请教。

  其实在面对很多逃犯的时候,我们会寄希望于公安、警察把大家抓回来。其实有的时候一个逃犯能十几年、二十几年然后生存于我们的生活空间里,而且活得还相当滋润,这个时候您就发现光靠警察也是不够的,或许我们每个人也都应该建立起一道防火墙。

  接下来,这个话题继续关注。

  解说:

  人生如戏,这位热播电视连续剧《潜伏》中保密局股长的扮演者竟然是一个潜逃13年的逃犯。去年12月13日,吉世光被警方押解回齐齐哈尔,耐人寻味的是落网时,吉世光已经在浙江横店住了三年,有着全套漂白的身份和暂住手续,还在演员工会顺利地进行了资料登记,抓捕他时,甚至还有人为他求情。

  吉世光 犯罪嫌疑人:

  如果我没有这段历史,非常冠冕堂皇地做演员,甚至可以有成名的可能。

  解说:

  13年前的1998年,吉世光和同伙抢劫了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刑警杨林和妻子,造成杨林八级伤残。吉世光逃脱后,流窜多地,最终在浙江做起了群众演员,处于逃犯状态的吉世光竟然高调开始了名利双收的演员生涯。参演过的影视剧也达到了30多部。

  吉世光:

  我最早是搞声乐的,在齐齐哈尔群众剧团举办的歌舞大奖赛也获过奖。我除了这一技之长,我没有别的一技之长。

  解说:

  这种自我曝光的逃犯,在今年公安部门的清网行动中,并不仅仅只是一个吉世光。还有同样潜逃13年的吴刚,导致他败露的是眼下极其流行的电视相亲。

  吴刚 犯罪嫌疑人:

  其实还是想展示一下,提高一下知名度以后,回来在演出方面可能好一点。

  解说:

  从长春沈阳,从吴刚到刘浩,担任各种活动的司仪,还在当地购买了住房,甚至还要参加电视证婚,以提高知名度。吴刚太入戏了,以至于便衣警察喊出他的真实姓名时,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吴刚:

  其实我犹豫了很久,一个是当时想这么多年了,从体貌特征和名字各个方面基本都改变了,不会有人认出来。所以当时反正也是挺忐忑的就去了。

  解说:

  吉世光、吴刚,高调出现的还有自称拥有曹操墓造假的十多项铁证篡红网络的闫沛东,他的真名叫胡泽军。2005年涉嫌多起诈骗案,被列为网上逃犯。然而闫沛东也不甘寂寞,2010年曹操高陵考古工作展开,他通过媒体爆料,声称自己有曹操墓造假的铁证,河南考古队队长参与造假,他甚至公开露面,接受专访。当记者要求他出示证据时,他突然失踪,只在博客中留言“我只是神秘的传说”。直到闫沛东的一位朋友向警方提供线索,他在原形毕露。

  湖南祁东电话采访:

  其实我们公布他的信息主要目的就是想发动社会各界群众,因为他经常以虚假身份,冠以不同的头衔参加一些社会活动,确实是一个真实版的大忽悠。我们愿意通过广大群众提供线索,帮助公安机关尽早地把他解说:

  当地名人,数千万身家,内蒙古两家化妆品公司的总经理,这个名叫李辉的成功人士,其真实身份也是一个潜逃了13年的杀人嫌犯。

  李辉 犯罪嫌疑人:

  抓到我那一刻,我觉得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个迟早的问题,但是我不知道它会发生在哪一天,被抓之后睡的第一个安稳觉就是在看守所睡的。

  主持人:

  第一个安稳觉是在看守所睡的,其实这一点也证明他们的心脏真没那么强大。一提到逃犯的时候,传统的概念都是他哪敢露面,四处去躲,甚至躲到深山老林里去。没有想到现在真是形势变了,有很多逃犯居然非常高调展示在公众面前,像刚才的吴刚还上电视征婚。他有一句话让我印象非常深刻,他变成吴刚这个名字为了骗别人,骗别人骗久了之后,把自己都骗了。他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后来连我自己都觉得我就是吴刚了,但他真的不是吴刚,他是一个逃犯。

  在这一点上,《河南商报》的评论员王攀说,想到了一个词叫忽悠者生存。这些漂白化身的逃犯是高级别的忽悠者生存,不仅生存,而且还活得有滋有味。这一方面是因为我们的户籍管理制度貌似严密,但实际上在人情关系面前往往存在漏洞;另一方面这个社会还存在着忽悠者生存的土壤,我们容易被光环掩盖一个人的全部,哪怕那个光环本身就是假的。

  接下来,我们就听一位专家来分析,为什么居然有一些逃犯敢如此高调地出现在公众的面前。

  李枚瑾 中国公安大学犯罪心理学教授:

  他之所以选择犯罪就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是属于一个想做成功的人,只不过不择手段出现了犯罪行为。当他犯罪之后,被我们公安机关抓捕的时候,他会逃。在逃的过程当中,可能当他有一定时间之后,很多年都没有被人追、没有被人查,而且他所到的地方基本畅通无阻的情况下,他可能就会慢慢放松警惕了,而且自我感觉非常好。刚才讲了,他又是不甘寂寞的一个人,所以到一定时候他就会自认为没有问题,改名换姓了,于是他就会重新出现。

  主持人:

  这些人之所以最后都能够从逃犯然后变成另外一个人,然后重新又被捉拿归案,取决于去年5月26日开始实施的清网行动,一共持续了203天。当清网行动结束了之后,我们却要反思很多事情,将来我们怎么样去扎严实这种篱笆呢?

  吴刚:

  抓我的时候,我曾说过,我说你们算救了我。之前那段时间,已经有几次就想死,我觉得我活得没有价值。

  犯罪嫌疑人:

  那种自由是一种假的、灰的,就像别人说这样四个字行尸走肉,就是哪怕你是自由的,感觉不到真实的自由。

  韩帮海 犯罪嫌疑人:

  他们抓到我以后,我说好了,我心里不那么提心吊胆了,自己心里舒坦好多了。在外面哪里行,睡觉有时候提心吊胆,也有的时候想家又睡不着,脑袋那时就像自己得神经病一样。

  解说:

  不论是隐姓埋名、提心吊胆,还是高调显贵于人前。历经多年逃亡的嫌犯总有一个恶梦挥之不去。因为持枪入室抢劫,韩帮海从河北先后逃到江苏、上海、广州,由于被通缉,自己又没什么技能,只能在工地上给人出苦力,遇到黑包工头,干了活还不发工资,甚至被殴打的情况,他也从来不敢反抗。生活中一旦遇到警察、警车,他从来都是迅速躲闪。

  韩帮海:

  好苦,有的时候一开始在外面吃不上饭的时候都有,几天几天的。每每想起家的时候,天天想啊想,不知道,那时候不知道自己走到什么时候是头儿。

  解说:

  七年的逃亡生活,使只有42岁的韩帮海看上去明显苍老了许多,担惊受怕的日子,重重压力下,他想念老母亲,想念妻儿,但却有家不敢回。

  韩帮海:

  看过一次,给我老妈400块钱,我又跳墙头出来,没地方住,回家也不敢住,就跑到梨树园子里,废弃小屋里待了一宿儿,就那一次。

  解说:

  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惶恐都不曾远离这些逃犯。逃亡13年,已经是千万富翁的李辉,对此也是一样的体验。

  李辉:

  现在想想当时的话就是一时冲动,觉得特别后悔,第一,给对方家庭造成了伤害比较大。第二,自身家庭包括我母亲,包括我妻子,她讲的话也是家人有家不能回,不能团聚,所以说感觉这个实际上从物质上来讲的话,我觉得取代不了这种内心精神上的这种需求。

  王志刚 公安部“清网行动”办公室副主任:

  对这些在逃的犯罪嫌疑人,我们也是有逃必抓这样一个理念,只要一天有一个犯罪嫌疑人没有落网,我们觉得我们就对不起老百姓,这就是我们的职责,我们绝对不会放弃。

  主持人:

  那么在网上要去抓逃犯,但是不能到最后越积压越多,因此有了这样一次“清网行动”,从去年5月26日,一直持续了203天,可以说效果非常显著,我们看数字就能知道,公安部A级、B级通缉令在这次“清网行动”当中就抓到了190人,涉嫌故意杀人在逃人员1.2万人,潜逃十年以上在逃人员2.3万人,而且从77个国家和地区抓获和劝返重大在逃人员一共900多人。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老百姓也扮演了非常重要的支持的力量。在整个清网行动当中,各地广泛发动群众,接到了群众举报线索三万多条。据此抓获在逃人员1.9万人,各地召开在逃人员家属劝投会8.5万次,33万人次参加,可以说是一个全民“清网行动”的参与过程。一次“清网行动”效果非常明显,但是毕竟也已经结束了,如何形成长效机制,在这一点上再次请教陈刚教授。

  陈教授,你好。

  陈刚:

  你好。

  主持人:

  其实刚才问题都已经说了,一次行动203天,效果非常好,但是如何变成一种长效机制,而不是这次活动一结束,可能又开始积压起来了。

  陈刚:

  这个其实也是公安部领导在清网以后的一个想法,如何能够在日常的工作当中,也能取得比较好的追讨效果,所以我觉得可能必须要从两个层面来关注这个问题:

  第一,我们的日常工作当中,要对追逃问题在机制上面有一套创新,要对追逃的奖惩考核的机制,可能还要做一些改进,要给我们的民警灌输一种理念,其实追逃是广大老百姓非常关注的事情,而且对社会稳定、社会的治安都是有很重要的影响。

  第二,我们在长效机制方面,需要我们在日常工作当中加强各地公安机关的配合。因为追讨绝对不是一个公安机关能做的事情,必须是各个省、各个地区的公安机关民警真正能够做到密切协作,这样才能够非常有效、真正地把追逃的工作做到实处。

  主持人:

  非常感谢陈教授给我们带来的解读。

  其实还可以给陈教授再补充上第三点,如何在日常行为当中更好地去贯彻这样的追逃工作,要在人力、财力和物力方面都要更多地有所倾斜,包括西部公安干警、公安局里头都需要这种倾斜,只有力量更足了,干起活来,才会更有效果,您说呢?抓获归案。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qrcode_for_gh_1d7469c3105e_1280.jpg APP扫描二维码下载 qrcode_for_gh_1d7469c3105e_1280.jpg公安书画网微信公众订阅号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